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职场 > 琉璃:深度剖析柏麟的心理看看他是怎样打烂一副好牌的

琉璃:深度剖析柏麟的心理看看他是怎样打烂一副好牌的

时间:2022-01-19 19:50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“求若不得,执念悬心,眉头紧锁”,这数千年来,柏麟帝君何曾真的快乐过,都说他是一个入了魔的神,三界众生于他而言,微不足道,为了保护天界,他主动释放生死海,为了封印琉璃盏,他还可以启动陨星大阵,堂堂的众神之首甚至手刃了挚友。

  因此有观众觉得柏麟不配为神,他这样的行径怎么对得起“天神帝君”的称号,就算最后他降为散仙,但大家还是不满意。

  不过,也有人认为柏麟其实很可怜,他本拿着男主的剧本,却硬生生地打烂了这副好牌,后来不仅丢了帝君的职位,而且也没有赢得计都的原谅。

  怎么说呢?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柏麟悲剧的根源皆来自于他的偏执与骄傲,他要守护的不止是三界的安宁,还有三界的秩序,即天界高于人界,人界高于妖魔界。

  话说,剧版的编剧为了增加戏剧性,不得已把柏麟变成一个工具人,可结合原著以及演员的表演,笔者仍旧以为柏麟的心路历程没那么简单,至少在最开始,他绝对是一个称职的帝君。

  我们先把目光倒回到万年以前,那个时候修罗族已打到若水河畔,柏麟作为天界的二把手,必须要承担起保护众神的责任。只是,天帝修无为道,主张道法自然,纵然神族被灭,那也是命数已尽,而柏麟修的是有为道,他坚信“只要我想做,没有什么做不到”。

  其实,无为道与有为道无高下之分,而修罗已打到家门口,柏麟自然日日忧心,再看天界众神,他们安逸久了,根本无心应战,整个天界无一个可用之人。

  在小说里,修罗王并没有同意停止进攻,罗喉计都只说让柏麟等待七七四十九日,届时他将修成女身归来。

  可柏麟已等不了,他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理由—计都欺骗了自己(他泄露了渡河之法),这样他所做的一切便没有错。

  所谓一念成魔,善恶往往就在一瞬间,就像天帝所言,自柏麟有了改造计都的念头起,他就已经错了,尔后种种,更是越错越离谱。

  为了蒙蔽自己,柏麟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:“妖魔绝非善类,我是为了三界,无甚可悔”,他给璇玑灌输的那些思想,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  再说说柏麟对计都的感情,在数万年之前,他没有一个修罗族的朋友,计都是例外,两人在白玉亭内把酒言欢的日子,是柏麟难以忘却的回忆,不然他不会对璇玑说:“我们还像从前一样,可好”。

  说来,自始至终,柏麟一直把璇玑视为罗喉计都,他的心灯是为计都所种,他造出的战神连一个名字都没有。想起二十八集出现的良缘花,昊辰道:“那时放开你,是我不该,是我没有看见你的心意”,细细品读这番话,已经分不清他喜欢的是战神还是计都了。

  在笔者看来,柏麟对计都有超越友情之外的情愫,将其变做战神后,他的愧疚与为父者心态,又让他拥有了“私欲”,他道战神只能属于天界,只能属于我。

  为让战神永远属于自己,柏麟抹掉了战神的记忆,令其变成一个无心无感之人,怕这个秘密泄露,他又派战神灭了修罗一族。

  而编剧加入的“魔域壁画”的确是神来之笔,修罗王为什么知道这件事?柏麟为什么这般穷追不舍?此乃编剧故意留下的空白,观众可以自行想象。

  神一旦有了私欲,各种复杂的情绪也就随之而来,柏麟把战神看作自己的私有物,所以他下界后的所作所为也就可以解释了。

  柏麟的偏执体现在两处,第一,璇玑必须跟自己一样,主修无情决;第二,璇玑是他一个人的。

  但是,璇玑所求的却是金翅鸟妖禹司凤,而柏麟自认为在不断地放低姿态,先是求亲,而后又愿意用情来度化,可璇玑丝毫不领情,他们越在乎对方,柏麟就越癫狂,这个时候的他彻底陷入疯魔的状态。

  既然自己得不到,那便亲手毁灭,为此柏麟舍弃小号昊辰,设了一个局,想让璇玑就此消失。

  这般阴损,着实不像众神敬仰的帝君,他偏执到了一定程度,连一个爱字都不愿意承他社突认,司凤说他曾对璇玑动过情,柏麟立马露出了不可一须最世的笑容:“动心?”,说到底还是嘴硬,即便到了最后一刻,柏麟也未曾对夜膊钟计都吐露心声,那个心灯的秘密,恐怕只有司命和观众知道了。

图文阅读